晴鹤

翻译菌Isabella年终(这俩月)整理

占tag抱歉

完结———铁虫

【目录】我们的小彼得 (7654字)

【授翻】(Almost) Blinded By Science//小虫作死实录(5786字)

【授翻】Of Milk and Bad Decisions//彼得搞事儿实录 (6698字)【联文,和 @Sakura ,是上面的后篇】

【授翻】彼得的大胜利(847字)

完结———EC

【授翻】意料之外 (4946字)

完结———盾冬

【授翻】吧唧需要松松的爱(3995字)

盾冬/待授翻 young hearts, out our minds (1539字)【联文,和 @蘑菇虫子 ,我的炸鸡腿味儿的alpha】

完结———team ironman

【授翻】When It's Cold Outside, I Will Light a Fire (2371字)

【授翻】【贾尼】修好你 (2059字)【联文,和 @林东屿 】

完结———锤基

【授翻】另类的贪婪(3377字)

未完结———team ironman

救赎与复仇目录(24024字)

未完结———铁虫

【授翻】蜘蛛「训」养手册 1/22 (34158字)【联文,和 @Tequilla吃草怪 】

总计97454字,四舍五入十万字俩月十万字,可以说是高产了吧嘻嘻嘻



有不有翻译菌的群哇~我想翻译完蜘蛛驯养手册(这周就差不多啦)之后开个大长篇,和几只翻译菌一起联文翻译~麻烦有兴趣的翻译菌私信我~~~~占tag致歉

蘑菇虫子:

圣诞节快乐!

贺图终于在平安夜凌晨赶出来了,一个非常不全的全员聚餐。

感谢这段时间认识的小伙伴们,希望来年也有你们陪伴。

此生无悔入漫威!

-----------------------------------------------

洛基:别急,捅他两下就安静了

奥丁:幸会幸会,我儿弄死了你也弄死了我

劳菲:哪里哪里,那是我儿

天启:哎呀快过年了……新年新气象,换个发型吧

奥创:有充电器吗?

海拉:等我松开就把你们全都杀了

灭霸:我看你们是在为难我灭霸!!!!!!

-------------------------------------

图片太大,上传之后被自动压缩了,想要高清原图戳这里

密码: i6jm

蘑菇虫子:

跟风瞎几把来一张(。・∀・)ノ一切都是为了欺负吧唧

【授翻】吧唧需要松松的爱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257132/chapters/18919612?page=2&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

爱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灬°ω°灬)

脑子坏了,要授权的时候用了一起翻译EC的妹子的名字,23333原谅我吧❤️

——————送给我炸鸡腿味的ALPHA @蘑菇虫子 ——————

概述:

当史蒂夫偶然发现吧唧一直在隐瞒的秘密时,事情很快就会失去控制。然后其他可爱就接连发生啦。

原作的话:

那么。松松(Tsum Tsum,下文都是松松或者坨坨)。如果你没见(或者没买)过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我建议你们立即百度一下。它们超可爱。让人沉迷收集他们。所以很难停止花钱买他们。这篇文章是为我的可爱的Cukimonstaaa写的,我们考虑到如果史蒂夫和吧唧买了他们自己的松松,那将是多么的可爱啊啊啊啊啊啊。特别感谢那些敲棒的Bluebobbins帮我捉虫!
希望你喜欢!

译者的话:

哈哈哈哈罗大盾被盾坨坨绿啦,还能怎么办,只能是原谅他们啦!

盾坨坨/Steeb/史#呆#逼

冬坨坨/Bucket/包包

————————————————第一章———————————————

     “世界上什么——”

     “别!”

       史蒂夫满脸震惊地看着吧唧受到惊吓般猛的把他偶然在抽屉里发现的东西匆忙塞了回去,他放在身前的空空如也双手还呆在那里,然后吧唧背朝着史蒂夫,站在那里。气氛一时间变的剑拔弩张,度秒如年。

      “吧唧?”史蒂夫吞吞吐吐地说。看着丫的肩膀,那么僵硬,他们看起来是那样痛苦,轻微的下垂着。虽然他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但他还是感到被内疚吞没。因为那似乎很严重。

        史蒂夫只是想要找他落在吧唧房间里的衬衫。事实上他俩都有自己独立的房间,而这也不像曾经那般痛苦了。吧唧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适应史蒂夫的存在和与他的视线交汇,而不是本能地去寻找他所拥有的无数武器中最合适的那个。对于男人来说,他们可能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收回彼此的爱,同时理解和尊重他们内心发生的变化。他们对彼此的爱现在既是一种新事物,也是史蒂夫所确信的永远不会动摇的历久弥新的爱。因此,即使他们搬进大厦时,俩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出于各自的原因,他俩几乎都不愿意和其他人一样——现在他们从不分开过夜。昨晚他们在史蒂夫的房间里度过。然而,在吧唧在斯塔克的健身房训练完一轮之后,他在吧唧的房间里找到了他,当吧唧从他的书中抬起头看到史蒂夫满脸通红、呼吸困难地站在那里时——好吧,吧唧已经在为扒光史蒂夫做了很多功课了。顷刻间。导致了史蒂夫的衣服梗。

        他并没有想要窥探吧唧的私物——但在他还是在发现吧唧有不想让他看见的东西时感到震惊。但他会尊重这一点的,当然他会的。要是他知道他发现的东西会那样触动他的神经。他永远不要想再让吧唧感到紧张。他仅仅看到了蓝色和红色的一团,他以为又是克林特在作妖。小肥啾在大厦中臭名昭著,因为他在任何地方都藏着可笑的以复仇为主题的商品。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倒不是吧唧的反应。“吧唧,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他停顿了一下,他不确定他做了什么——“让你感到不安。”史蒂夫在吧唧保持沉默的时候,咬了咬他的嘴唇。他的每一个部分都感到内疚和后悔。“我,嗯,还是,离开你吧,”他接着说,然后开始了门。他讨厌离开吧唧,尤其是在他的爱人感到很沮丧时。但他不愿意通过增加不想和他说话的吧唧的尴尬来缓解自己的不适。直到——

       “史蒂夫,等下!”

          在门口停了一下,史蒂夫回头看了看。看到吧唧软化了态度,然后和他对视。他对自己所熟悉的那张脸上的表情感到惊讶,但又很喜欢。这不是像他预料的并为之作好准备的那样愤怒。或者更糟的,他无法从陷令人尴尬的心碎瞬间脱身。事实上,吧唧出乎意料地,虽然各种尴尬。却仍强迫自己红着脸来直视史蒂夫的眼睛。“你没有做错什么。我还没准备好让你看那个……”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史蒂夫回到他身边,轻轻地握住了把吧唧的手。

        “我并不是想让你给我看你不想给我看的东西。吧唧,我真的很抱歉。”史蒂夫承诺到。在吧唧把他拉倒更近的时候,他也凑了上去。接下来他们交换了一个甜蜜的、温柔的、充满爱的吻。他的心在看到吧唧脸上的小害羞的微笑时放松了下来。

        “这没什么。也许,是时候告诉你了,”吧唧若有所思地说。

        “吧唧,你没必要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情,”史蒂夫又开始(说教)了,他的大红脸,直到吧唧翻了个白眼时,才又恢复了正常。很明显,吧唧认为史蒂夫是一个智障。

        “我知道,你小坏蛋。”他慢慢地把抽屉拉开,屏住呼吸,拉出了一个——好吧,史蒂夫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史蒂夫在微笑着看着吧唧,那是一个带着甜蜜的、带着一丝懊恼的微笑,直到他把它交给史蒂夫。

        “这是Steeb,”吧唧在史蒂夫仔细检查现在被放在他手里的物品时宣布。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枕头和一个巨大的土豆的杂交产物,就像是一个碰巧穿着美国队长制服的一个土豆。史蒂夫在研究毛绒玩具的小脸时,回头看了看吧唧。

        “蛤,呃,他到底是什么?”蓝后,吧唧的微笑慢慢伸展,蓝后,史蒂夫想要找到并买光世界上所有的“Steeb”。因为史蒂夫希望这样的笑容能永远留在吧唧的脸上。

       “这是一个松松。克林特告诉我,所有的复仇者都有。我,嗯,我喜欢在你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和Steeb睡觉,”吧唧坦白地说,他的害羞的表情让他非常可爱,史蒂夫根本无法抵抗。史蒂夫在轻轻捏捏松松之后,不得不承认这个玩具真的是太招人喜欢啦。想到他的爱人在他睡觉的时候会依偎着一个小土豆状的史蒂夫,这真是最甜蜜的事情了。清了清他喉咙中的一堆情感,史蒂夫突然把Steeb夹在胳膊下,然后他就跑到门外了。

       “嘿,你把他拿到哪里去了?”吧唧用一种詹吧唧式揶揄到。

       “去搞史水仙!”史蒂夫的背影回复道。听到一名大师级刺客的突然在他身后向他跑来的声音,史蒂夫立刻匆忙地撤退了,决定不被抓住。吧唧同样下了决心要抓住他,重新获得Steeb的监护权,然后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追捕。当吧唧在斯塔克大厦他们这层抓到史蒂夫时,他们俩都笑得像个智障。

        在那之后,吧唧不再对Steeb感到那么尴尬了。他隐藏了好几个月的,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师级杀手抱着一只毛绒玩具睡觉,让他感到尴尬和羞愧的秘密。迄今为止,在史蒂夫不在时,吧唧遭受了不止一次的恐慌,而且,没有史蒂夫的帮助他只能自己挣扎着度过。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告诉他的爱人的事情,他知道,每次史蒂夫独自离开时,已经足够内疚了。而且,他会在没有史蒂夫用手臂充满爱意地环绕着他来安慰他时感到孤独。松松一直是最后的选择,他也不愿意去看看它到底能提供多少的帮助。然而,现在史蒂夫知道了,一切似乎都还好。尤其是当他回家经常发现史蒂夫和Steeb在一起嗨时:玩具坐在料理台上看史蒂夫做晚饭,或者史蒂夫枕着它死在沙发上看电影。当吧唧走到他们的院子里,发现Steeb和史蒂夫都在私人泳池边上的椅子上带着墨镜时躺着时,他笑出猪叫。

        他把的过去当成了一种模糊却又令人痛心的习惯,并且他对史蒂夫告诉他下一个任务也觉得很自在了。吧唧含蓄地问他,史蒂夫能不能在他离开之前的几个晚上抱着Steeb睡觉,这让他的玩具闻起来像他的爱人。史蒂夫盯着吧唧看了很长一段时间,这让吧唧有些发慌了,他流露出了曾经史蒂夫的离开对他来说是多么的困难。然而在他收回前言之前,史蒂夫便握住了他的后颈,让他俩额头相抵。“当然,”史蒂夫在和吧唧激吻前同意到,至于吧唧,在此之后他没有什么更多值得思考的烦恼了。

       说话算话,史蒂夫直到他离开的那个早晨(之前),一直都是一手搂着吧唧,另一只手搂着Steeb睡的。在吧唧的下巴上落下一吻,吧唧也刚好迷迷糊糊起来和他道别。几个小时后,他起床发现史蒂夫给被窝里、躺在他枕头上的Steeb穿上了一件他的T恤。吧唧咯咯笑了,然后在他起床前快速地拥抱了它一下,Steeb的新衣服本该是那天早上的最后一个惊喜。直到他打开他的梳妆台。

       吧唧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地拿起坐在他那叠整齐的衬衫上的小松松。他盯着玩具脸上的那凶巴巴、气鼓鼓的小脸。小玩具凌乱的头发和银色的手臂让人毫无疑问的就能辨认出他的原型。他知道松松玩具不仅有多种尺寸,但那个是以他为原型的。这还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愚蠢,因为他仍然无法接受他被复仇者联盟愉快地接纳了的这个事实。他拿起玩具旁边躺着的那张纸条,他在他读到史蒂夫凌乱的潦草笔迹时,笑得合不拢腿。亲爱的吧唧,我想把你介绍给Bucket(包包),这是我们家庭的最新成员。我以为Steeb可以和他作伴,而这个家伙太可爱了,无法抗拒!爱你。

       可笑的是,史蒂夫买了一个他的玩具,吧唧把小毛团放在了他的梳妆台上,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在他去洗澡前。他在他的洗发水上发现了另一个包包。然后,在他最喜欢的谷物碗里,又一个皱着眉头的包包。一只牢骚满腹的包包趴在电视遥控器上操纵着。然后……在衣橱里。吧唧打开衣橱时,他瞬间被成堆的冬坨坨埋了起来。和Steeb一样多的包包引发了一场毛茸茸‘雪崩’。这些包包比吧唧睡觉抱的要小得多,而且可爱得过分。他看到了慢慢浮在他身上的那张纸,他的动作让周围的一堆小玩具如瀑布般落下,他看见纸上写着:不希望Steeb在数量上被超过。吧唧高兴地笑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把每一只松松都收集起来,并慈爱地把它们堆成一堆。他没捡起来一个玩具,都会感到无限的喜悦。而这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发生了无数次。

       当史蒂夫终于回到家时,他发现自己被一个有力又热情的爱人抱住了。“emmm你好呀,”史蒂夫在吧唧把他咚在地上时说笑着说到。“我也想你了。”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是个疯子?”吧唧亲着他性感的下巴边缘,把他的爱人的气味深深地吸进了他的肺里,问道。

        “为什么,你说什么呢?”史蒂夫用一种完全无辜的眼神盯着他那迷人的蓝眼睛回答道。吧唧咯咯(嘎嘎/格叽格叽/割鸡割鸡@蘑菇虫子)地笑着,在亲吻那嘴唇前转了转眼睛,然后,只有缺氧才能把那对狗男男的嘴分开。

        “那么,你喜欢他们吗?”史蒂夫傻乐着问。结果自然是不可否认的。

        “当然。我爱他们。我也爱你,”吧唧回答到。他的一切都很幸福。他很高兴他的情人回家了。很高兴他最好的朋友从来没有放弃过他,并且最终帮他相信他是一个好人,也许甚至值得被爱。他很感激史蒂夫会陪他到海枯石烂。

        在我下次出任务之前,能多帮我抱抱小包包吗?我想让他闻起来像你一样,”史蒂夫在吧唧地咚他时说道,顺便从袋子里拿出了一直大号冬坨坨。吧唧看着玩具,意识到史蒂夫在他离开的时候一定是和它一起睡觉的,然后又爬回到史蒂夫身上,他那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快乐的微笑。然后吧唧笑容满面的说道。

       “任何时候都可以,只要我和你依偎在一起的时候。”

       “准了。”然后以吻封缄。(你还不走?我知道还有半句,俩大老爷们儿皆大欢喜。但是单身狗不想翻,单身狗心累。)

———————————FIN———————————


爱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灬°ω°灬)

爱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灬°ω°灬)

爱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灬°ω°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