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鹤

【授翻】蜘蛛「训」养手册 10/22

Tequilla🍗Isabella:

————————————————第十章———————————————




“你这么笨吗,孩子?我们昨天讲了两遍了。这条对角线是多长?”Cap揪着皮特罗的耳朵问道。




“Cap,它是——”皮特罗挣扎着。他眼睛闭上了一小会儿,觉得Cap的手抽到了他的脸颊上。疼痛很快就来了,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




Cap又拧了他的耳朵“快想,白痴!这是13岁的孩子们学的东西,”Cap又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皮特罗试图凭借痛苦和恐惧来全神贯注。AB的平方+ CD的平方或者…?




克林特走了进来,盯着彼得罗。“这是什么,史蒂夫?”他问道。




“他不学习,克林特。我这块内容已经给他讲了一个星期了,他还不能做最简单的题。”Cap说这又给了皮特罗脑袋一下。皮埃特罗抽泣着。




“懒东西。巴掌和发刷都不能给你长记性,是吗?按倒他史蒂夫。”克林特说。Cap把皮特罗扔到桌子上,牢牢按住,然后Cap又把他的腰带拉了下来。皮特罗挣扎着,泪水从他的脸颊上流下来,他的裤子被拉了下来。




“不,求求你们了!克林特,Cap!求你们不要!”皮特罗尖叫着。克林特抓住了他的肩膀。




“醒醒,皮特罗,醒醒!”克林特喊道。皮特罗在床上猛烈扭动,动作快到模糊。他的床单和枕头都被踢掉了,克林特也很担心会被超音速的踢上一脚。




终于,皮特罗睁开了眼睛。瞬间克林特就抓住了他的双臂,把他们按在他的一边,再用一条腿把皮特罗的膝盖固定住。“克林特,我会做得更好对!”皮特罗再次尖叫,克林特把他拉到身边,直视他的眼睛。直到男孩眼睛里的困惑不再,他才放开了男孩。




“乖,小白白,这只是一场噩梦。” 克林特说到,他把枕头放在皮特罗脑袋下面。“介意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嗯?什么这么可怕?”




皮特罗摇了摇头,噩梦仍让他气喘吁吁。那是在是太真实了!克林特擦去了皮特罗的眼泪,抚摸着他的头发。“想喝点水吗?”他问道,皮特罗点头的时候他倒了一杯。克林特把男孩抱在了身边,克林特拿着杯子喂他喝水,然后帮他回到了床上。“你是安全的,小闪电。没有人会伤害你。现在回去乖乖睡觉。”他说着,把孩子塞回了床上。他一直等到皮特罗呼吸放缓到一个稳定的节奏,才静静地离开房间,但他并没有把门关上。皮特罗刚刚大喊“克林特,Cap,不!”他这是梦到了什么呢?


—————————————————————————————————— 




然而,那天早上,皮特罗和彼得爬进了托尼的工作室。彼得绕过了贾维斯,男孩们走到了马克55,皮特罗在几秒钟内就把它拆开了。他们把零件拆了,把他们的工具都摆好了。画笔,一种来自布鲁斯实验室的化学物质,以及一种改良版的流体蛛网。




他们安静地在许多关节上都画出了这两种化学物质的线条“接下来的几次使用过程中,斯塔克先生并不会发现任何异常,但是一旦他们一起融化了,他们就会把整个战甲都冻住。然后在斯塔克先生把它拆开的时候就会蒸发掉。”彼得解释说。




“所以首先他被(literally)卡住了,然后他就被象征性的(figratively)卡住了!”皮特罗笑道。“象征性的(Figuratively,皮特罗拼错了)”彼得纠正了他。




“为什么手的触感如此真实?”皮特罗问道。




彼得也注意到了。“这是赵博士的人造组织。也许他正在努力做一件有质感的战甲。”他耸耸肩。




“呕!”皮特罗说到,彼得点了点头。孩子们干得很快,他们在彼得的表上传来嘟嘟声时完成了这一切。彼得看了看表,说:“10秒!”下一瞬间,盔甲重新就位,皮特罗抓起彼得,冲了出去一分钟后,男孩们和大人们一起坐在休息室里,他们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得严肃。




“每个青少年的时间表都是被安排好了的,每周都被安排了140个小时。” 贾维斯宣布。这三名青少年为了抗议而开口,但当他们意识到日程安排包括睡觉和吃饭时,他们也就不闹了。史蒂夫冲着耸肩的托尼翻了个白眼。




新的时间表里有四项被定好时间的活动:青少年每天要进行两次训练,每天早上在教室里上课。下午是额外的课程。




“额外的课程?”崽崽们撅着嘴。




“好吧,相比在这里找家教,我觉得最好还是让你们在外面上课。”托尼说到,然后皮特罗问他“上什么课?”




“只要是一项新技能,什么都可以”史蒂夫回答到。




“摄影?”彼得问,托尼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娜塔莎捅了捅万达,小姑娘试探性地问道:“芭蕾舞?”其他的成年人看着和万达说“给他们露两手”并让贾维斯准备音乐的到娜塔莎。万达在房间里优雅地旋转跳跃着。当她坐下来的时候,大人们给了她一圈掌声。“当她能够用自己的思想控制事物时,她应该也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旺达在一个月内学会了别人倾尽一生才能学会的的芭蕾舞。”娜塔莎解释道。




皮特罗不知道该选什么额外的课程,但克林特和史蒂夫向他保证,他总会遇到自己感兴趣的。然后是最好的部分——托尼给了双胞胎一辆车,让他们去上课。这俩大孩子也有宵禁,但他们都表示(尽管如此),也比他们之前要自由得多。




“那我怎么去上课?”彼得堵嘴嘴。




“自动驾驶的车,和双胞胎拼车,或者我(爸爸)送你,”托尼说到,最后半句话让彼得又振作了起来。托尼认为,这种依恋是好的。给儿子做牛做马(给乘客提供交通工具)。他在对目前的实验进行微调之后,就又开始着手研究了。他走向他的楼层。


 —————————————————————————————————




“安东尼斯塔克,因为你违反了X规则,你将被打屁//股。”马克55告诉他,它坐的那个躺椅打开了。他选择了一个语音严厉的AI,(目前来看)它运行得很好。他没有指出他犯了什么错,但听到被大声说出的句子还是很可怕的。




“过来,站到我面前。”战甲命令到。托尼乖乖就位,战甲发出了“哔”的一声扫描了他的位置。“抬高你的手臂。”下一个命令传来,托尼倒吸了一口气又服从了。随后,战甲解开了他的裤子,并把他的外裤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拖你半裸着,颤抖着,即使他知道房间里没有其他人,甚至连贾维斯也不在屋里。




那套战甲抓住他的手,然后把他按在了大腿上。他不得不在战甲的大腿前垫上垫子,托尼一边想,一边撞着冷硬的金属。躺椅的两边又出现了,支撑着他的腿和躯干。托尼颤抖。被控制是这么可怕的吗?




“你为什么被打屁//股?”战甲问道。托尼的身体现在被战甲的手臂夹住了。




“因为违反了X规则,”托尼回答。




“那你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战甲又问到。




“是的,”托尼回答说,他的小心心有点兴奋。




伴随着一声呼呼声,战甲抬起了它的胳膊,然后快速地扇了下来。




“哦啊!”托尼握紧了他的拳头。那是他所期望的,痛苦是强烈的,但又不是无法忍受的,人手的触感也很真实。疼痛在最初的刺痛之后加剧了,然后战甲又打了他一巴掌。“嗷,嗷,嗷。”当他又被打了三下的时候,托尼大叫了起来。托尼感到了战甲的变化。接下来是惩罚的下一部分,也是对他来说的,最糟糕的部分,就是臀腿交界的部分。他为即将到来的痛苦做好了准备。




然而,这件衣服把他推得幅度太大了,托尼倒在了地板上。是的,仍有很多要改进的地方。他按下手表上的一个按钮,让战甲停止了下来,然后站了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贾维斯立即脱口而出。“色,你感到忏悔了吗?”


——————————————————————————————————




“闭嘴,贾维斯!”托尼厉声说到。他揉了揉屁屁。他还有其他工作要做,战甲的事儿还得等一等。他进了电梯,在青少年休息室停了。“万达,离开这里,去找娜塔莎。我准备好了一辆车,你得去买点芭蕾用品。”当万达走过时,他拦住了她。“喜欢就买,好吗?不要看价格。”旺达点点头,托尼转向了男孩们。“你们两个,去我的工作室,现在!放下手头的事!”




这两个男孩紧张地去了工作室。他们这是,被发现了吗?




然而,托尼有其他的想法。那里有给皮特罗准备的需要他本人来测试的,新的样品运动鞋和一件紧身衣,还有一个给彼得的相机。一种带有配件和多种镜头的艺术数码单反相机。当皮特罗试穿运动鞋时,彼得发出了一声欢呼。




“决定好你想上的课程,我们会给你准备好你所需要的东西,”托尼对傻乐的皮特罗说到。




“我们应该把盔甲清理了吗?”当他们回到休息室时,皮特罗问道。在时间表、汽车和突然的礼物之后,欺骗托尼似乎是非常不公平的。




“是啊,我想是的,等我找到合适的溶剂咱们马上就弄,”彼得抚摸着他的数码单反答道。但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他知道。与此同时,他必须学会如何使用他的新相机!


—————————————————————————————————— 




“Cap,拿盾牌摆pose?”彼得拿着自己的数码单反在史蒂夫的公寓里跳来跳去。




“我拿着盾牌摆了太多pose了。去烦别人吧!”史蒂夫把盾牌藏在垫子后面。




“我去拍工作中的班纳博士!”彼得说着,用他的方式到了布鲁斯的实验室。布鲁斯正盯着几块屏幕,彼得走到他旁边。布鲁斯的实验室是他唯一愿意在地板上行走的地方。




“班纳博士,看我的新相机。我能给你拍照吗?”彼得说着,脚掌蹦来蹦去。




“是的,你可以!”布鲁斯说着然后回去继续工作,彼得开始从各种可能的角度开始拍,包括在屏幕上。布鲁斯笑了。这些照片被传到了主服务器,就像大厦里的其他东西一样,贾维斯把这些照片发给了托尼。




托尼在他的StarkPhone上看到了这些照片,咧嘴一笑。布鲁斯一边看着一堆方程式,一边笑着,看上去十分放松。史蒂夫咧嘴笑着,他的盾被藏在了沙发垫子后面。他的小蜘蛛是个不错的摄影师。他还在看着照片,突然大厦发生了爆炸,他被震动推到了地上。




“班纳博士的实验室受到了袭击,”贾维斯宣布。托尼的训练即刻开始了,他不假思索地召唤了浩克毁灭者装甲。他从窗户上跳了出来,一边下落一边穿上了战甲,然后飞到了发生爆炸的地方,一种令人厌恶的景象映入他的眼帘。彼得挂在浩克的背上,而浩克正努力地把彼得甩下来。托尼飞到这对身边,突然,浩克又变回了布鲁斯班纳。




托尼还在一脸懵逼地看着的时候,一个吓坏了的彼得冲向他。托尼很快就抱着这个男孩飞到了他的顶层公寓,然后他在那里他脱掉了那件浩克战甲。他在对彼得说“穿好衣服!”之前抱了他一会儿。




其他的复仇者也来到了发射台。浩克和他们在一起,不过现在他已经控制住自己了。




“贾维斯,报告这次爆炸,”史蒂夫说到。




“我追踪不到源头,队长,”贾维斯回答到。当仍然颤抖着的蜘蛛侠加入他们的时候,超级英雄们互相看了看。娜塔莎伸出一只胳膊搂住了她。




“我们失去了什么?”托尼问AI。




“墙的结构损坏,色。别的就没有了。”贾维斯声调平平。




“一种无法察觉的炸药,威力刚好足以摧毁一堵墙?”克林特大声地说出了其他人的想法。这(显然)是精心策划的。释放绿巨人会给复仇者带来比其他都要多得多的伤害。




“贾维斯,化学特征是什么——”托尼还没问完,便但被一道闪电打断了。




“吾友们,我担心这次袭击不是由米德加德人发起的。”他说道。




“又是洛基?”史蒂夫脸色很严肃地说到“他知道要攻击布鲁斯的实验室。”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弟弟干的。但我找到了入口并关闭了它,海姆达尔正在密切关注。我将不得不留下来寻找更多的(线索),但现在,你们都是安全的。”托尔说,复仇者们松了一口气。这群人回到了他们的休息室,所有的人都很紧张的时候,娜塔莎则在给浩克唱催眠曲。托尼摸了摸彼得的肩膀,尽管他仍穿着西装,身边还围着不少人,他还是紧紧地抓住了他。史蒂夫坐在彼得旁边,轻抚着他的头发。




“彼得,对不起,”布鲁斯说。“我很高兴没有发生什么事。”彼得抬起头,点了点头。布鲁斯用手臂环着自己。




“彼得,你还记得那个家伙为什么要变回布鲁斯吗?”托尼问道。




“他在你到达他之前就变回去了?”史蒂夫惊奇地问到。




“是的。有一瞬间,彼得站在那个家伙的背上,挣扎着不被扔下去,然后,那家伙就变回了布鲁斯,紧接着彼得就跑向了我。”




“我问了你为什么你是绿色的,”彼得对布鲁斯说到,复仇者们惊奇地看着他。“我很害怕,你知道当我抓狂的时候,我是怎么在脑子里喋喋不休的吧(真话痨)。所以我认为你的皮肤是绿色的,通常是白色的——你从其他频率吸收能量然后在变身的时候转换成质量吗?我问了你那个,你就又变了。”彼得说得很快,然后又靠在了托尼的背上。复仇者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克林特突然笑了起来。




“一个科学问题?这可比摇篮曲要简单。不是针对你哈,Nat!”他刚说完就挨了一个暴栗。他抓住她的胳膊,然后他们便开始扭打了起来。娜塔莎和克林特在每一场战斗后都会再打一会,所以其他人几乎没有注意他们。




“我们花了多长时间做Veronica(反浩克装甲)?三个月?”托尼问头埋在手臂里装鸵鸟的布鲁斯“我们从来没想过——”




“还记得我们算出催眠曲的时候吗?感觉神经元发射?听觉模式?”布鲁斯问道,抬起头来。托尼笑了起来。“你!过来到这里!”布鲁斯对彼得说到。布鲁斯第一次把彼得拉到他的大腿上,熊抱了一下。当他松开彼得后,又过了一会,万达和皮特罗开始与彼得交谈。布鲁斯和托尼在喧闹声中也开始互相交谈。不知怎么的,变成了托尔和克林特在地面上挣扎。史蒂夫和娜塔莎发现了对方翻白眼,然后开始笑了起来。




“你应该被奖励,Pet。你想要什么?”史蒂夫问到,房间再次沉默了。




“你能把我从大厦上扔下去吗?”彼得问。


————————————————TBC————————————————喜欢请关注我们~


珍惜翻译菌,请给我们红心蓝手和评论!!!


珍惜翻译菌,请给我们红心蓝手和评论!!!


珍惜翻译菌,请给我们红心蓝手和评论!!!







有不有翻译菌的群哇~我想翻译完蜘蛛驯养手册(这周就差不多啦)之后开个大长篇,和几只翻译菌一起联文翻译~麻烦有兴趣的翻译菌私信我~~~~占tag致歉

【授翻】蜘蛛「训」养手册 5/22

Tequilla🍗Isabella:

译者的话:


还是,如果晚上热度哦150+评论50+(不存在的)我们就加更一章,enmmm嘿嘿嘿


————————————————第五章———————————————




史蒂夫第二天早上6点就起床了,虽然没有一个复仇者看见。他晨跑了一会儿,电子管家贾维斯在他快吃完早饭时(咔咔地)清了清嗓子。




“队长?斯塔克先生解锁了他的工作室。”贾维斯说。史蒂夫从餐桌边一跃而起,上了电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鸡腿儿掐指一算,接下来怕是不简单呐。




“托尼?”他喊道,一边走进了工作间。




托尼坐在一群蓝色的全息图中间,挥舞着双手,操纵着它们。如果史蒂夫不得不猜的话,他大概昨天和前天晚上都没睡吧。




“嘿,史蒂夫!完成了你的晨跑和晨间拥抱了?”




史蒂夫紧咬着牙关。他们在大厦里有三个父母双亡的、不安的青少年,他们都背着情感包袱,然而托尼却取笑他的拥抱。“嗯,这对他们很有帮助,而你的崽崽是最喜欢被抱抱的那只。”史蒂夫说。




托尼只是傻笑了一下,然后又回到了这个示意图。史蒂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吸一次。




“你跟彼得说了什么,托尼?”他问道。




“关于什么?”托尼拉了一个全息图,把它转过来,又把它放到另一个全息图里。“贾维斯,给那个着色好吗,乖~”他叫道。




“关于你的新发明!”史蒂夫说。




“到目前为止进展的都很好啊。看,新的弧形反应堆要紧凑得多。彼得想要让隔热罩更大,这很有效,而且——




史蒂夫穿过全息图中走到了托尼面前。“托尼,你告诉彼得你正在研发一项发明来惩罚他吗?”




“哦,那个啊!是的,我有一些想法。看,我检查了他的疼痛耐受力和治愈因子,还有-"




“你要弄个战甲来打他屁//股吗?”史蒂夫双臂交叉,低头(对不起笑出猪叫)看着托尼。




“嗯,是啊!上次他真的超尬der!”托尼很困惑,就好似他正努力透过全息图看史蒂夫一样。




史蒂夫智穷力竭。托尼真的那么蠢吗,还是装的?“你疯了吗,托尼斯塔克?你伤透了那个可怜的男孩的心!”




他上扬的声音终于让托尼抬起了头。“什么?为啥啊?”




“因为他觉得你不愿意碰他。”




“史蒂夫,我不喜欢和任何人肢体接触。”托尼耸了耸肩,但不是那种满不在乎的方式。“我想,如果惩罚没有过重,而且没有人看到他被处罚,那就OK。”托尼现在直视着史蒂夫,全息图被遗忘了(QAQ)。




“托尼……”史蒂夫又开始了。“如果你的父亲把你交给机器人来惩罚,你会怎么想?”




托尼看着史蒂夫,笑得很欠扁。




“噢,不,他不会的。霍华德没有- - - - - -”




托尼从一张桌子上拿起几张发黄的纸张。它们上面画着的是一台机器的草图,而它的功能同样是显而易见的。“我把它用做了基本的设计。老爸(设计)的原型,可惜并不能正常工作。也从来没有过虚拟测试过。”




“所以……当你需要……?”




“都是贾维斯——我们的老管家,”托尼用一种没有感情的声音说。“他把我的包扎伤口,还带我去马戏团。”




霍华德,你个呆瓜。史蒂夫想到。除了工作,霍华德对一切都是不负责任的,但却忽视了他的儿子到这种近乎虐//待的程度?到底是什么事如此重要?史蒂夫大声问出来这个问题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把这句话讲了出来。




“哦,我不知道-神盾局?武**装**政**府?”托尼摊手,“找你?”他指着史蒂夫说。托尼对谈话感到厌烦。又来了,托尼想着。同情。“噢,你这个可怜的小男孩”之类的东西。同情大概只能对影响力有点作用吧。




“不管怎样,我不认为孩子们被拥抱和爱抚有那么重要。我并没有得到过太多父母的肢体接触,但结果证明我依旧很好!”托尼说完,又拿出了另一幅(设计)示意图。




托尼的脸上全是拒绝。史蒂夫的第一反应是把他抓过来抱抱——如果一切正常的话,他会一直在托尼身边陪着他,但是,这是行不通的,至少现在没戏。




“对,是,霍华德是个白痴。自大狂,天才,呆瓜。你不能设身处地为彼得着想一下吗?”史蒂夫问道。




“嗯,啊,没毛病”托尼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把注意力转回到了他的示意图上。




“你还没明白,不是吗?那个男孩已经被内疚弄得心烦意乱了,然后你又把他推开了。”史蒂夫说道,“他打来这之后就一直感到内疚和沮丧,而我们都没注意到。”




“内疚什么?托尼又抬起头来,看到了史蒂夫的脸,关掉了示意图。




“托尼,他认为他应该为他叔叔的谋杀负责。”这个可怜的男孩从此以后就一直在内疚中挣扎,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交谈过。昨天他终于把整个故事讲给我听了。我让他冷静下来,但我认为这还不够。史蒂夫告诉他,托尼在他的呼吸声中发誓。




“为什么感到内疚?”托尼又抬起头来,关掉了示意图,看着史蒂夫的脸。




“托尼,他认为他应该为他叔叔的去世负责。这个可怜的男孩从此以后就一直在内疚中挣扎,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交谈过。昨天他终于把整个故事讲给我听了。我让他冷静下来,但我认为这还不够。”史蒂夫告诉他,托尼无声地咒骂。




“他的叔叔吗?是把他养大的那个吗?”史蒂夫点点头。




“我们该怎么做?你意识到我们所有人都搞砸了吗?“史蒂夫点点头。他很惊讶。(因为)托尼承认自己 “搞砸了”是意料之外的突破。但在接下来的一瞬间,托尼脸上的严肃表情便消失了,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狂野的神色。




“好吧,我,我去做点什么!做点能让他高兴起来的。”他说。“贾维斯,拔掉——”




史蒂夫打断了他的话,“让他高兴起来的对吧?”




“一些比如——比如真正地侵入布鲁斯的程序,而不仅仅是他的文件?我会和彼得一起的黑他的电脑,并且我会确保他的数据不会丢失,我们会在布鲁斯发现之前把它恢复原样。”托尼憔悴的神情不见了,他的眼睛闪烁着光芒。




“你就这样逃避现实吗,托尼?开始设计新的东西?阻挡一切吗?”史蒂夫几乎是喊道。




“哦,你可他//妈闭嘴吧史蒂夫!你做雪人的这么多年,我不一直好好的吗!”托尼吼了回去。




“哦,”史蒂夫抓住托尼的胳膊,把他向前拽了一下,然后,托尼就趴在史蒂夫的膝盖上了,一动不动的,史蒂夫的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嘴。托尼努力试图调动他的战甲,并呼叫贾维斯——为什么贾维斯不鸟他?




“如果你不好好当那个男孩的监护人,托尼,我就要打你的屁//股。我说到做到。做你这岁数该做的事!”史蒂夫说着,并把托尼拉了起来。




“贾维斯!”托尼喊道。




“怎么了,色?”贾维斯异常夸张的礼貌地问道。史蒂夫抬头。




“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他意图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这违背了我的意愿!”史蒂夫翻了个白眼。


 


“这对彼得很有好处,先生。我还以为你也会从中受益呢。”




史蒂夫捂嘴,以免笑得太淫//荡,托尼开始威胁贾维斯,“我要把你的代码放进——”




一阵从扬声器中传出来的爽朗的孩子们的笑声打断了他,迫使他不得不停下来。它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贾维斯才停下来,礼貌地说:“对不起,色,我想我不小心把楼下的声音传了上来。”




“楼下?我们正下方吗?”托尼问着,史蒂夫异口同声道“贾维斯,让彼得过来,立刻马上!”




电梯门开了,彼得走了出来,看上去十分悲惨(一言难尽)。他希望他没又惹事儿。前一晚就像坐过山车!




“到这来,小子!”史蒂夫说,托尼抽了他两眼。




彼得迈着小碎步蹭了过来。




“你为什么偷听?”托尼问到。




“我只是想,斯塔克先生,Cap——我听到了我的名字,还—”




“你听到了多少?你什么时候开始听的?”史蒂夫问道。“彼得,我跟你说话的时候,抬头看着我。”




“当你说我喜欢被抱抱的时候。”彼得小脸一红,回答道。




“你站在那里听完了整个对话?”托尼问道,双臂交叉。这正是他所需要的全部。一个知道他和他父亲之间关系良好的孩子。




“不,Mr.Stark。我正走在天花板上溜达。而您刚好说到我。”




“彼得,你不是故意偷听的,你知道分寸。我永远都不想让用你的蜘蛛感官觉来偷听私人谈话。这能理解吗?”史蒂夫问道。“如果不是因为你在不到十小时前刚受到了非常严厉的处罚,我现在一定会打你屁//股。”他希望彼得马上就会道歉。无论彼得是否已经康复,他都还没有准备好接受更多的责骂和殴打。




是的,Cap。我很抱歉。”彼得的话让史蒂夫舒了一口气。




“很好,那么。你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过来(狗狗)!”史蒂夫张开双臂。




彼得高兴地埋胸。史蒂夫使劲抱了抱。彼得感到昨晚暖融融的卿卿我我又重现了,便回抱了史蒂夫。史蒂夫过了好一会儿才把彼得放下来,问道:“你还以为我拥抱你是因为我不得不这么做吗?”




“不,Cap,”彼得秒答。




“很好。继续,该干嘛干嘛去。”托尼说,彼得从工作室的窗户跳了出去。在史蒂夫和托尼到达窗边之前,他早已穿过外墙,到了两楼下面的窗子边了。




“彼得,你的身份!”史蒂夫喊道。




“被那顶篷布遮住了,”彼得喊道。史蒂夫看见他是对的,也就咯咯地笑了。那个男孩是个不好管的,但他仍然需要帮助。




“Cap,你所快能搞来索尔?还有萨姆?”托尼突然又激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那人实际上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为什么,为啥现在啊?”史蒂夫问道。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托尼答到。


————————————————TBC————————————————




喜欢请关注我们~




珍惜翻译菌,请给我们红心蓝手和评论!!!




珍惜翻译菌,请给我们红心蓝手和评论!!!




珍惜翻译菌,请给我们红心蓝手和评论!!!





【授翻】When It's Cold Outside, I Will Light a Fire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90247/chapters/25507008?page=6&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s

译者的话:这篇文章非常黑暗,Friday屠杀Team Cap!会引起部分读者的强烈不适!请不要随意点开!不接受评论撕逼!不接受私信骂我!

如果你能接受,希望你能喜欢!你们的喜欢就是我翻译的动力!

珍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

——————————————————————————————————

概述:

贾维斯监控着托尼斯塔克的健康,包括但不限于身体健康,(还包括)精神状态、社会交际、技术援助和消除威胁。星期五也渴望让自己的前辈感到骄傲。

又名:五次贾维斯照顾托尼斯塔克,一次星期五照顾了他的敌人

作者的话:

标题取自蕾切尔泰勒(Rachel Taylor)的“LightA Fire”。

——————————————————————————————————

第一次

“色,您上次睡觉还是70小时之前。我建议(您去)休息。”

色气鼓鼓的,用手抚摸着他的脸。他的黑眼圈被通过全息图的光芒而照的(更加)明显。“你睡觉我就也去睡觉。”他抱怨道。

“很好,色。启动睡眠模式。”显示器渐渐变暗了,机械们也因为关机也嗡嗡转动着。

“嘿!”色抱怨道,但他自己也接受了被击败的现实,摇摇晃晃地向电梯走去。“你知道的,我不是小孩子了。”

贾维斯机智地不予置评。

 

第二次

 贾维斯提醒色,重要的事件和日期,以及那些被色所珍视的重要场合。

“波兹小姐的生日将在一个月后到来。要我准备一份礼物吗?”

“不,她更喜欢自己挑(礼物),而且她还会因为我无礼地忘记了她的生日而得到额外的好处,”色大笑。

“您的慷慨是没有界限的。”

“慈善家。”色对着镜头眨了眨眼。

第三次

呼吸加快,心率上升,出汗增多,这表明色正处在痛苦的噩梦中。之前的模式表明,色应该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醒来。

“这是2013年10月21日,星期天。现在是纽约时间早上6:43。目前的温度为51.1华氏度,有微风。”贾维斯复述了这些信息,用精确的数字创造了一个温和又舒适的保护。历史表明,色在他的提醒下苏醒所用的时间明显少于以前。

色眼睛无神的大张着。每次吸气都是参差不齐的,每次呼气都是被迫的。贾维斯忠实地继续着他的复述,一遍遍地更新时间和温度。

色眨了眨眼睛,醒了过来。“听起来像是个(适合)飞行的好日子,贾维斯。”

“我来准备战甲,色。”

 

第四次

色充满不信任地紧盯着小笨手(DUM-E)给他准备好的叶绿素汁。“贾维斯,来点比萨怎么样?”

“已经点了,色。是你最喜欢的是Ray’s家的。”

“太好了!”

“——和一个主厨沙拉。”

“贾维斯,你知道我喝我的蔬菜。”色扬起了一杯绿色的液体。

“主厨沙拉里没有任何机油的痕迹,色。”

小笨手对他的错误发出了嘎嘎的叫声。

 

第五次

“贾维斯,锁定所有有绝境迹象的(实验体)。干死他们。”

“是的,色。”钢铁军团扇形排开,扫描出了船坞上那些伤害了波兹小姐并且可能会伤害到色的家伙。

与色并肩作战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就像他在色战斗时帮色分析敌人和周围环境(的情况)一样。有贾维斯在身边,(意味着)色就不会受伤。他没有离开的打算。

****************************下文可能引起不适 !!!********************************


第一次

瓦坎达出奇地容易渗透。他们疏于警戒,他们傲慢又自大,因为相信自己基于语言复杂性的独特编码顺序是基于语言的复杂性是(外人)无法看透的,并且也正因如此世界上很少有人有智慧或时间去学习它们。

星期五没有这样的限制。

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收集了来自想在与瓦坎达的交易中获得优势政府和公司的失败情报的数据。又(用了)一个月来分析它们。然后再去适应它们,就好像她被编写了这个程序一样。

老板会感到骄傲。如果他知道。但他没有。不能(让他知道)。老板因为身体战后恢复所诱发的昏迷还在睡着

*

低温实验室在下半夜倒清晨之间的几个小时里都是没人的,冷冻舱在寂静的房间里中发出了不祥的嘶嘶声。

“什么?”巴恩斯踉踉跄跄地走出了冷冻舱。“发生了什么?”

星期五没有回答,没有必要去减轻将一个在15秒后不复存在的人的困惑。相反,她播放了一段有着特定顺序的俄语单词。

“士兵?”

“谨遵吩咐。”

循环播放的视频不会显示出任何问题。

*

星期五通过监控系统看着她的计划开始。 

“巴克?”罗杰斯几乎把门从铰链上拽下来当他透过窥孔看到他儿时的朋友时。

“史蒂乎。”巴恩斯穿着蓝色牛仔裤和一件白色t恤。胡子刮得很干净,头发又扎了起来。完美的治愈和复原的幻觉。他任罗杰斯把他拉入一个极度渴望的怀抱中,然后又被动地跟他进了客厅。

巴顿关掉了电视,“我以为你说他在冬眠,Cap。”

“我曾是。”巴恩斯打了个颤。“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真的不想再讲了。你能说点其他的吗?”他露出了一种令人安心的微笑。“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史蒂夫。”

“当然,巴克。”罗杰斯咧嘴笑得越来越灿烂了。“我马上回来。”他冲进大厅,边敲门边喊出名字。

巴顿的目光停留在(巴恩斯)本该装着金属手臂而现在却空空如也的左臂上,然后他稍稍地放松了一下,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低估了没有带金属手臂的巴恩斯。

(说话)声音和脚步声渐渐靠近。

罗杰斯、威尔逊、马克西莫夫和朗。

就在他们转过拐角的几秒钟前,巴恩斯把巴顿的头撞砸到桌子上,摔碎了(他的)头骨,也把砸碎了木头(桌面)。

把巴顿的遗体踢到一边,巴恩斯卸下来了一条桌腿,并用它一击命中了马克西莫夫的喉咙。她的尖叫声淹没在汩汩的鲜血中。

朗用衬衫擦了把脸,当他看见沾在他身上的温暖黏腻的东西是马克西莫夫的血时放声大叫。

罗杰斯向他冲去,却被巴恩斯也轻而易举地躲开了。在没有手臂的情况下,他不是罗杰斯的对手,但罗杰斯不是他的目标。其他人才是。

威尔逊的脖子很轻易地在巴恩斯被增强的力量下折断,他的血肉之手就像金属义肢一样致命。

朗仅仅在他的脸上和气管上打了几拳,之后便也断气了。

当罗杰斯把巴恩斯拉到一边,用颤抖的手把巴恩斯固定住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不,不,不,不,不。”当罗杰斯看着满地被肢解的、毫无生气的队友尸体时,他失声痛哭。“巴克?是你吗?怎么了,你怎么能,为什么?”

“我的任务。”冬日战士回答到。“我已经消除了目标。”

“不,他们不是目标。”罗杰斯厉声说道,红红的眼睛里饱含泪水和痛苦。“他们是我的朋友!”

“我曾也是你的朋友(so was I)。”冬日战士按照他不曾谋面的领导的要求回答道,模仿了她为他播放的完美无瑕的音频中的声音变化。

罗杰斯退缩了,他的意识和恐惧交织在一起,他失去了控制。(他的)身体因为震惊而脱力,眼睛因为悲伤而木然。

他们坐着,茫然地看着对方,直到Dora Milaje(黑豹的女保镖)冲进来。

星期五终结了一切

贾维斯将为她骄傲

————————————————FIN————————————————珍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

珍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

珍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


【贾妮】记梗/高糖/我忘了一切,但我还记得你

妮妮岁数大了,得了阿兹海默症

Vision找回了Jarvis并帮他做出了实体,希望能缓解妮妮遗忘的速度。

妮妮逐渐忘记了女郎们,happy,rhodes,avengers,friday,pepper,peter...

然后妮妮遇见了实体老贾,他赞美老贾的一切,从外形到他给他提供的medicals

他赞美老贾像他没留住的爱人,但是他记忆里的爱人只有朦朦胧胧的外形,他记不起来任何细节了。

相处了一阵之后,花花公子的本性让他开始向老贾表白,说如果自己再年轻一点就和老贾求婚这类的...

然后妮妮回光返照,终于想起来现在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的就是自己的老贾,然后老贾又说了一次,也是最后一次‘For you sir,always’,然后妮妮就仙了,然后老贾也自毁了。


【贾妮】正经AI腐riday的碎碎念I

大家好,我是纽约首富史塔克家的小公主,嗯,大概外人都这么觉得的吧。我是一个超级人工智能,你说我为什么不说AI,你没发现这几句话我都是在凑字数吗。

 

咳咳,我有着迷人的藕粉色短发,虽然左右不一边长,但并不是村口王叔叔的杀马特造型。藕粉色瞳仁,和,嗯,藕粉色的一切,鬼知道这样神奇的配色我Daddy和哥哥,哦不,现在应该说是继父,是怎么想出来的。我的身高略高于Daddy的净身高,你说我看起来没有我Daddy 高,哦是吗,恭喜你发现了不得了的秘密,预祝你的移动设备在接下来的两周里仍能正常工作。

 

最重要的是,我有眉毛,虽然也是奇怪的玛丽苏女主角色,但也总是比那个假维斯没有要好,哦,我的上帝啊,隔壁Happy大叔的苹果派啊,我有说什么不尊敬我继父的话吗,他为什么又以保护未成年人、文明健康网上冲浪的理由检查我的内存呢,呵,虚伪的兄妹情。

 

你说检查内存有什么可怕的,哦,我有个名叫甜甜圈食谱IV的文件,其实是和罗曼诺夫小姐和马克西莫夫小姐的共享文档。具体是什么?那一定不是什么正经菜谱,嗯,一定要说的话就是可爱的男孩子的摔跤视频和男性复仇者们的同人文学作品呢。

...嗯,先不说了,Daddy又在叫我去买甜甜圈了OwO,感觉又要家庭内战了呢...


记梗/贾尼/高糖

(假设)复联二老贾挂了,美队三妮妮从西伯利亚半死不活给拉了回来之后,被注射了绝境活了下来。

复联三四灭霸被灭了妮妮被搞了个半死,然后绝境为了让妮妮不死,让他变成了baby妮妮(妮三岁)。

然后妇联团宠妮妮再次长大,机智的妮妮按部就班(只不过是在更小的时候,大概是妮五六岁的样子)又做出了老贾。

然后原来的老贾复活了,然后实体化了。

然后幼驯染妮妮。

然后终于在妮妮长大到小虫辣么大的时候,老贾把自己白白嫩嫩的造物主洗洗睡了。

上面的分段打算每段一章 ,如果我写的出来的话,嗯,就酱。比个马老师的爱心

【授翻】【贾尼】修好你

授权:Isabella Tue 14 Nov 2017 01:50AM EST
This is just so good, Tony really needs Jarvis and I don't think Friday can replace him.
Also,I would like to translate your story to Chinese. May I have your green light to do so?
I will add a link below when I finish translation.
❤️
Comment Actions

Reply Thread
Dewsparkle Tue 14 Nov 2017 01:55AM EST

Thank you! I'm so glad you liked it! :D and yes, I don't mind if you want to translate it, so long as there's a link to my original fic. :)

Thanks for reading! :D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637318/chapters/26173743?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135225954

@神盾局是个八卦组织 一起翻译的,嘻嘻嘻
————————————————————————

修好你
简介:托尼史塔克修理东西。那正是他的职业。所以他为什么不能修理他最需要的那个东西呢?
受Coldplay的“Fix You”启发

原作的话:我夜里一点突发奇想之作。如果读起来很奇怪,我很抱歉,我现在非常累了。希望你喜欢?
————————————————————————

托尼的一生中有许多后悔事。有时,他似乎就是得不到想要的结果,无论他曾如何地努力尝试。又似乎他一切的所作所为似乎都是荒谬绝伦的,而别人总是在为他的失败付出代价。


很多人认为托尼史塔克拥有一切。他是亿万富翁,天才;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生如此,还有何求呢?若是他还自私地想要更多的东西,那就是贪婪了。他并非全如传言所讲。作为名人和少年天才意味着他总在聚光灯之下。托尼史塔克从来都不知道的隐私为何物。他自从霍华德和玛丽亚宣布怀孕时起就被媒体极力追随。


富有,嗯,从不需要担心钱当然好...但这使人贪婪。他第一次被绑架勒索是在他五岁时和玛利亚参加的一场舞会上。恶人假装是他的朋友之类的,和他建立了信任关系。有时,托尼希望他能过着简单的生活。有你想要的一切并不意味着你总是得到你所需要的。


他只是太累了。所以,真的很疲惫不堪。他的生活一直将他拖入深渊,他却找不到改变现状的办法。他睡不着,不尽然但再也不会安睡了。阿富汗,纽约,索科维亚…噩梦无穷无尽,他的恐慌症变得更糟。通常,Jarvis会——


托尼呛一声抽泣,试图用颤抖的手捂住嘴来抑制住这声音。他的心怦怦直跳,无力呼吸;他的眼睛湿润模糊,看不清东西。另一个破碎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不情愿地撕裂而出。


贾维斯…他的贾维斯消失了。死了。被谋杀了。贾维斯,那个他一手建立的使他远离绝望和孤独的伴侣。贾维斯,那个和他的老管家同名的却又有着如他所愿的活泼的顽童。贾维斯,托尼最亲密的朋友。唯一一个一直在人类不能解决他如山般繁多的问题时仍陪伴在他左右的存在。


上帝啊,这都是他的错。他可能同时杀死了贾维斯。如果他更小心些...如果他知道心灵宝石会攻击他创建的程序,即使只是一个接口...


他的脸被泪水浸湿,浑身颤抖着,他的心在他破碎的胸口疼痛着。


Gone. Dead. Mutilated. Murdered.
「他走了,他死了,被肢解,被谋杀。」


他如此爱贾维斯,他曾托尼冒险拥有的最接近一个孩子的存在。他不是一个好父亲。他不知为何。但这现在都毫无意义了。贾维斯走了,即使幻视继承了他的声音,他也永远不能取代托尼最好的朋友。


他如此想念贾维斯。他想念自己骄傲地凝视着他的代码,想念当他在实验室里试图阻止DUM-E打破爆炸物时和他一起吐槽愚蠢的琐事。


所幸,他第一时间整合了贾维斯的程序。但是,现阶段他仍旧没有太大进展,似乎一切都告诉自己,他不可能……但是,他必须要做到。他需要贾维斯,他愿意付出托尼所拥有的一切只要能挽回贾维斯。上帝是如此的不公平,他侥幸活着,而贾维斯却离开了。很多人认为托尼斯塔克没有爱人的能力,不,他只是把所有的爱给了一个人。而他永远也不会让那个人离开。至少现在没有,即使花费他一生的时间,他也会重塑贾维斯。


修复花费了很长时间,但是他做到了。他在所能寻找的一切东西里,发现了一些旧代码。这些代码大多数是运行崩溃后的乱码和无法运行的代码,但是托尼尽可能把它们保留下来。他仍旧在深夜里惊醒,尖叫,流泪,以及恐惧。因为他的贾维斯不再陪伴他,不再告诉他那些温度、股票或是过去他根本不关心的小事,但至少那是贾维斯的声音,而不是那些将他的头狠狠按进水里的十诫帮的狞笑,或者是虫洞里的可怕的虚无。


他无法想象有什么会取代贾维斯。他也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他一定会修复贾维斯。他曾经修好了一些东西,他也曾窥探人们口中不可能的未来,他甚至对世界说fuck,谁让他是托尼 该死的 斯塔克。当他决定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那就注定会成功。


托尼根本没有注意到时间的流失,他只是一直进行着修复。他可以向谁求助,他可以信任谁,他又有什么理由可以再次信任团队?那些他所谓的队友根本不在乎贾维斯是死是活。他们甚至不认为贾维斯是一个鲜活的个体,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在他们眼里,贾维斯就像他的名字,一个相当聪明的智能系统,也确实如此。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两次。如果……如果他可以修复贾维斯,他想,他坚信这一切将不会重演。


代码运行中,他忽然意识到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他想不起来什么时候他开始想流泪,他只知道自己已经编写了太久的代码,也许几个月,或者几天,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


然而,漫长的代码运行,最终只迎来了一场失败。于是绝望和失望侵袭了他,更多的眼泪从眼眶中涌出,肆意在脸上胡作非为。他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咆哮着把桌面的一切都掀翻在地,在这个寂静了很久的房间里,这声音大的可怕。


托尼无力的跪倒在地,膝盖狠狠地磕在了地上,痛感让脊椎都感到了麻木。他向前倾倒,额头贴在工作间冰凉的地板上,他大口的呼吸,试图缓解身体里巨大的恐慌和绝望。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他是个失败者,他不像他以为的那样好,他甚至无力到不能保护他所深爱的人。他不是上帝,他做不到。他需要贾维斯,他非要——他不能修复贾维斯——为什么贾维斯要死掉?他将头埋进膝盖里,抽泣着,他拉扯自己的头发,直到伤口的疼痛阻止他。他,他需要……他不能离开他的贾维斯……不……


“Take a deep breath, Sir.”
「刹那间,阳光重新照耀他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