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bella

一只勤劳的大鸡腿子(ˊᵒ̴̶̷̤ꇴᵒ̴̶̷̤ˋ)꒰////话痨(つД`)腐riday///一个女绅士

【授翻】救赎与复仇2

目录

—————————————第二章: Epilogue—————————————

Pepper并没有(感到)心碎。


而是完全被毁灭了。


并没有你在动画片里看到的闪电状的裂缝横贯爱心那样。现在,她的心就像碎片一样,一片片跟刀片一样刺在她身上,正如托尼胸膛里的弹片那样。


Vision追踪着战甲到了西伯利亚。她、Vision、Rhodey和一个由Dr.Cho领导的医生团队,已经乘着昆式战机来到了这个废弃的地堡。这里是彻骨的寒冷,至少,这其他人都这么说。


Pepper直到看见战斗后(的满目疮痍)才感到冷


到处都是血。大部分都干了,深红色的薄片装点着冰冷的金属地面。


还有一些血正从血迹斑斑的破裂的盾牌边上的钢铁侠战甲涌出。


Pepper尖叫着,跪了下来,取出了支离破碎的弧型反应堆,胸甲凹陷,满是鲜血。新鲜的血液,在她优雅的高跟下边汇成一滩。


她被医疗人员推到了一边,Natasha和Vision扶着他的后背。她像一只被捕获的野猫一样,痛苦中踢打着,咆哮着。Natasha紧紧抓住了她,在医生们工作时,轻声地安慰她。


但是,纵使是黑寡妇,她也在听到那些可怕的话语时,失去了一些镇静。


“他不行了!”


Pepper勉强靠着Vision和Natasha,Rhodey坐在旁边的轮椅上。眼泪顺着他们的脸颊流下来。


这本不该如此。她(故意)让自己远离这些,就为了避免让自己心碎。


她曾是何等愚蠢啊。


最终,Dr.Cho站了起来,摇了摇头。


“我很抱歉。他去世了。”


Pepper膝盖一软,她又跪在地板上了。Natasha微微颤抖着蹲到了她身边。Rhodey的表情(饱含)悲伤和愤怒。Vision也是一样,除了(他脸上还有)更多的迷茫,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小男孩。


葬礼在几天后举行。盖棺仪式。尸体被破坏的太严重了(不适合让人瞻仰遗容什么的)。


很多人都来(参加葬礼)了。


Bruce回来了,不可置信却又内疚地深深鞠了一躬。一个名叫Harley的小男孩也来了,他正趴在他那冷酷的母亲的肩膀上哭泣。雷神在那里,满脸严肃、恭敬和羞愧,黑豹也是如此。金刚狼,暴风女,X教授,Tony的好朋友,都在那里,悲伤的凝视着棺材。蜘蛛侠绝对安静地在那里。小声嘀咕着“缅怀了不起的胡子兄弟”的Dr.Strange也是。还有很多很多的SI员工,尤其是研发部门的。神奇四侠、夜魔侠、女绿巨人、惊奇队长(也都到场了)。


Pepper站在一个装饰着鲜花和丝带的讲台上做了一个演讲。她太麻木了以至于不能思考。她看起来一团糟。通常,她会考虑这些。


Strange把黑色的棺材放到地上,他挥着手,带起了一串紫色的火花。Pepper仍然不敢相信。Natasha哭湿了Bruce的衬衫。Vision站在那里,看起来十分迷茫。Rhodey让眼泪从他的脸颊上滚下来。


这里太黑了。


铁铲很快就把坑填满了。她最好的朋友(当然他不止如此,上帝啊,为什么她没有…)就这样离开了。多亏了Rogers和他的宝贝Barnes。他比那俩人的(好)十倍。


我在哪儿?


好吧,Pepper对这个逃亡的队长有所耳闻。他不是唯一一个有个挚友的人。她会复仇的。它不会很体面。但这是(他)应得的。


我想出去。

———————————————<¤>—————————————————

Scott已经厌倦了和流氓复仇者联盟在一起。


T'Challa不愿意和他们说话,(但)他不能离开宫殿,他想念Nat,而Steve却一直在说,Barnes精神失常,又把自己冻住了。


Scott在悠闲地浏览新闻时看到Natasha和Dr.Banner。Natasha(趴)在Dr.Banner的黑衬衫上抽泣,博士看起来非常惊恐。


发生了什么?


钢铁侠被美国队长谋杀了令人尖叫的头条新闻。


Scott盯着电视。这是什么他/妈/玩意?


英雄的葬礼。

流氓复仇者想要一场谋杀?

公众对美国队长杀死钢铁侠表示不满。

美国队长-伪英雄还是野蛮杀手?!


Scott的眼睛因为震惊和惧怕而大张着


不,这...这一定是假的。抓起了手边的平板电脑,Scott飞速地搜索着答案。


不一会儿,真相映入了他的眼帘。


Scott脸色发白,他把平板电脑扔了出去。他把手插到头发里,反复地抓着。这不可能是真的,Steve说Stark没事...


他又捡起来了平板电脑。上面还有一些图。这看起来并不‘好’。他看起来了无生机。胆汁出现在了他的喉咙。


噢上帝。他选择了与谋杀这一队。并且钢铁侠付出了代价。


Scott去找了Steve,谋杀萦绕着他的大脑。

———————————————<¤>—————————————————

Steve在公共房间里,在Scott愤怒地敲开那扇古董们冲进去时他正在和Sam,Clint还有Wanda玩着棋盘游戏


大家都吓了一跳,抬头(看着他)。


“天啊,你抽什么风?”Sam斜视着Scott的脸,满脸愤怒地问道


Scott直奔主题。


“你。谋杀了。Tony Stark。”他用手指着Steve的胸,愤然地低声道。


Clint大笑了起来“什么?”


Scott转过身,打开了墙上的平板电视。


一个五十岁的人满脸沉重地站在棺材前。背景是没有目的乱转的人。


“我正在现场,Tnoy Stark博士的葬礼的直播。我们现在都知道,钢铁侠在一个西伯利亚的地堡里被Rogers先生和冬日战士谋杀了。数以百万计的人今天在Stark大厦留下了鲜花,作为对公司和真正的复仇者们的支持...”


镜头转向了Stark大厦外面成千上万的花束、卡片和钢铁侠公仔。Steve看到了Tony的照片,蜡烛,给他的感谢牌。


“数百名知名的超级英雄和其他一些人参加了葬礼,其中包括复仇者们、神奇四侠、奇异博士、蜘蛛侠和一些著名的变种人,金刚狼、X教授和暴风女。”


“还有,成千上万的SI雇员和普通公民已经站出来表达了他们的哀悼。人们普遍承认,Tony Stark以英雄身份牺牲,而Steve Rogers以反派身份苟活。”


Scott颤抖着双臂让电视静音。


Steve感到无力。不,那不可能是真的,Tony就是没事。(只是)一点重伤,但没什么大碍。而且Steve才不是反派!他只是保护了Bucky。他的朋友。


我也曾是。


Sam看起来很吃惊,很厌恶。Clint脸色苍白,微微出汗。Wanda似乎漠不关心。


“Steve...哦, 操 Steve, 你做了什么?!”


Steve试图保护自己免受Sam的惊恐的目光(的谴责)。“他就是没事!战甲是有点损毁,我承认,但是-”


“他在战甲里!你这个愚蠢的混蛋!” Scott咆哮道。


Steve试图说些什么,但他失败了。他们没看见吗?Tony的死是悲剧,当然,但是他和Bucky打架...


Sam双手捂着头。“Scott,伙计,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弄成这样的?”


“我不知道。”Scott承认,“但我要去自首。”


“你难道不觉得你们太夸张了吗?”Wanda面带厌倦,平静地问。


房间里因为震惊而寂静。


“你,说了什么?”Scott出离了愤怒。


Wanda耸耸肩。“那么,世界上失去了死亡商人。多大的事儿啊。你会为一个凶残的独裁者的死而哭泣吗?”


“我不能相信。”Sam震惊地说道,“一个人死了。”


Wanda嗤笑,“那是我弑父杀母的(仇人)!他让我和Pietro变成了孤儿!”


“Wanda,”Clink安静地说,“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她生气地转过来“什么?”


“如果你的父母某天晚上在一条黑暗的小巷里被杀手谋杀,你会怪谁?” 


Wanda看起来很困惑,Clint问了一个愚蠢又无关紧要的问题。“幕后主使,当然还有那个执行暗杀的杀手!”


“好吧。那么,杀手用到杀了你父母。你现在该责备谁?”


Wanda骨碌碌地转着眼睛。“还是那些人,显而易见!”


“你会责怪制造这把刀的公司吗?”


“不!当然…不…”Wanda声音越来越小,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Clink点点头。“不过,你就是这么做的。现在,我认为Stark是个混蛋,Steve才在这件事上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但你不应该责怪他。”


Scott和Sam盯着他们,目瞪口呆。


“我觉得我很震惊。Tony Stark死了,被美国队长杀死了,你所能做的就是侮辱他的过去!他是被谋杀的,看在上帝的份上!”


“证据在哪里?”Clint反驳。


“在这里,”一个新的安静又深沉的声音说道,“证据就在这里。”


国王T'Challa站在门口,两侧是两名女侍卫。他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


他把视频投影到了电视上供他们观看。


“这段视频在网上疯传,Rogers先生,我担心你的支持者们,看到这个视频的之后就都消失了。”


是西伯利亚。所有的一切,从旁观者(第三人称)的角度拍摄的。这段视频展示了Tony的父母不幸的死亡。Tony的恶性攻击。Bucky和Steve试图保护自己。


除了……在视频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这样的。这没有被人为修改,是的,但是Steve并没有面带那种狂野的咆哮来战斗。他没有用力过猛。他没有。


他有吗?


“Rogers。你说谎了。你说Stark博士的状态,不是很好,但是他并无大碍。看这段视频的结尾,告诉我,他看起来是‘很好’吗?”


视频结束。Tony看起来濒临死亡。


“他在救援到来的时候就死了,”黑豹低声地说,但并不温柔,“我相信Potts小姐和战争机器见证了他的死亡,当然还有Vision和Romanov小姐。”


Wanda不屑道,“叛徒。”


Sam不敢置信的看向她。


“你因涉嫌谋杀,还有其他几项罪行通缉,Rogers。我不能容忍这种(行为)。你还有五分钟。”


Clint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什,什么?!”


Scott和Sam一起走向T'Challa。国王的保镖们紧抓着长矛,紧张不安。


“不需要,”Scott坚定地说。“我自首。”


“我也是。”


T 'Challa满意地点了点头。Wanda尖叫着发出一声无言的抱怨,然后镇静下来继续说道:


“什么?!不!你们不能自首!你们还记得Raft(海上监狱)吗?那个项圈?我们不能分开!告诉他们啊,Clint!”


Clint的感情溢于言表,“她是对的。你还记得Ross吗?他不会心慈手软。亦不会有人性。”


Wanda沾沾自喜。Scott笑得前仰后合,这让她吓了一跳,然后说道:


“Ross被解雇了。滚/蛋了。火烧屁/股了。Hope和SI的律师接手了。你连看新闻都没看,是吧?”


Wanda的停顿足够代表她的答案了。


“陛下,我说完了。”Sam直言不讳道。T'Challa转向另外三个人。“你们呢?”


他们摇着头,Wanda残酷地讥笑,Clint满面愁容,而Steve固执就像一群为钱奔命的骡子。


Shuri公主将会很高兴听到这群流氓的离开。她憎恨他们恨的牙痒痒。


T'Challa叹了口气,转身离开,Sam和Scott紧随其后。


“哦,对了,”他回头说道。“现在还剩三分半钟。”


他在关门前听到了Wanda发出的令人无法容忍的尖叫。

——————————————TBC——————————————————

爱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

爱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

爱惜翻译,请给我红心蓝手